匯富動態|《每日經濟新聞》專訪——闞治東

“我的四十年金融生涯可以簡短地用三個‘三’概括:三家銀行、三家證券公司、三家投資公司。分別是人民銀行、工商銀行、平安銀行(彼時為深圳發展銀行),申銀證券、申銀萬國證券、南方證券,上海工行信托投資公司、深圳市創新科技投資有限公司(深創投前身)以及目前的東方匯富。”


日,在出席第六屆上交會CSITF資本嘉年華活動時,東方匯富董事長闞治東如此總結自己的人生履歷作為中國證券市場及中國創業投資行業的開拓者,闞治東素有“證券教父”之稱,也有諸多殊榮和頭銜在身,曾領導團隊在中國證券金融領域創造了許多個“第一”:第一個A股發行、B股發行,第一個證券營業部、證券研究所,第一個股票指數等。2005年,闞治東創辦了東方匯富,目前東方匯富管理資產規模逾300億元。


在上述活動當天,闞治東接受了《每日經濟新聞》(以下簡稱NBD)記者的專訪,分享了他對于當下國內多層次資本市場、投資行業的真知灼見。




獨角獸不會導致一級市場分化



NBD:獨角獸相關的話題近期持續保持熱度,A股也向獨角獸開放了大門。這是否會導致投資人對獨角獸趨之若鶩,而拋棄一些中小體量的項目,從而令一級市場進一步分化?

闞治東:大家的眼睛都盯著獨角獸,把一般的企業或其他還是值得關注的企業就都忽略了,我不認為會這樣。獨角獸要看是哪個角度的獨角獸,是中國的獨角獸,上海的獨角獸,還是浦東新區的獨角獸,這些概念是不一樣的。如果大家都尋找本地區的、獨特的、成長性好的企業,可能歸納起來就能容納整體。所以,我不認為關注了獨角獸就忽略了其他。

在我們這么多年的投資生涯里面,一個行業會冒出個別帶頭的、好的企業,但并非都是這樣的,往往是出來一批,競爭過程中有的企業脫穎而出,有的相對就發展差一點。從投資者角度,我們關注獨角獸是關注和它相關的整個行業的發展。

過去投資企業都說是“千百十一”,看了一千個項目,去做盡職調查一百個,只有十個項目上了投委會,最后可能只有一兩個項目投資決策過會了,實際上是這樣一個狀況。


NBD:人工智能、智能投顧等新型產業如火如荼,金融行業乃至一些線下超市便利店的很多人工崗位被取代,您對這些產業如何看待?

闞治東:投資智能化產業、人工智能,包括一些共享單車、無人商店,我認為一些探索要獲得真正的成功,任重道遠。做這些東西不是一廂情愿的,是根據整個社會發展情況,人們整體意識的情況,決定最后到底好還是壞。我對這些行業還是謹慎看待。

金融行業的智能化、銀行柜面工作人員越來越少,這個是大的趨勢。也有一些區塊鏈等行業,以及比特幣等數字貨幣,這些在發展的時候一定要了解本國的經營管理政策。如果盲目發展,可能走到最后也會被規整。



實行注冊制并不是誰想進就進



NBD:目前A股對中小企業IPO相對趨緊,IPO上市發行節奏也放緩。這對于投資機構會產生什么影響,是否會導致一些項目退出難?

治東:這是不同階段的不同話題,IPO曾經由于股市市場行情不好,暫停過,如今,基本上就沒停過。和以前對比,這一階段投資退出渠道還敞開著,前面有的時候渠道不開、都是關著的。

最近,市場又回到3000點左右,節奏把控上可能會出現一點放慢的過程,但我不認為這個節奏放慢就是長時間的。

從投資角度,我們當然希望這個渠道始終敞開,始終每年保持一定的量,讓排隊企業看得到希望。當然這是我們一方面的想法,監管部門可能考慮問題更周到一點。


NBD:對于當前A股的發審制度您怎么看,如何看待IPO發審趨勢的不斷變化?

闞治東:這是目前的審核制到注冊制的問題。現在對注冊制,大家都好像有點恐懼,認為一旦實行注冊制,兩個交易所上市的大門完全敞開了,就像新三板一樣,轉眼就到了過萬家,最后這個市場根本沒人關注。

實際上,這種觀點我不認為是正確的。某種意義上我還是贊同注冊制的,實行注冊制不是敞開大門,誰想進就進。如果企業到香港掛牌去,香港也不是沒有審核,企業需要提交材料,保薦商遞交材料,最后查看審核材料、提出問題、聆訊,經過一系列流程最后掛牌。一個企業上市,必然還要經過會計師、律師、保薦商以及交易所審核部門的審核。

注冊制不是徹底把大門打開,注冊制和今天我們所理解的審核制,實際上無非就是把由證監會組織部門來審核兩個交易所掛牌企業,改成上交所、深交所自己去審,去決定哪家企業能掛牌、哪家企業不掛牌。關于注冊制還是要多做一些解釋。

反過來,注冊制可能還會帶來一個好處,因為企業可以自主選擇在上交所或深交所上市,這種選擇不像今天的主板、中小板、創業板分工這么明確。


NBD:A股IPO節奏放緩、新三板也不盡如人意,一些掛牌企業轉而選擇港股等資本市場,您對此有什么建議?

闞治東:很多企業也經常來找我談話,說到底是美股上市好,還是港股或者A股上市好。我說毫無疑問,在內地能上市,肯定還是內地最好。在內地上市,投資者對企業更了解,大家給企業的市盈倍數更高,到港股相對是不如的,跑到美股可能就更遠一點。當然很多企業是發展急需資金,而在A股排隊可能要排幾年,所以一些企業到港股到美股上市,也是一種選擇。



投資過于超前不一定獲得成功



NBD:唯恐落后于人、落后于時代的“焦慮感”近年來成為了熱門話題,投資機構的焦慮是什么,如何緩解?

闞治東:投資機構的焦慮是行業角度的,這行既有熊市牛市,也有冬天有春天。那么現在是什么樣的?行業的從業者會有感覺,好像不是大家想象那樣:到什么地方都得到滿腔熱情的支持。現在注冊基金公司、投資公司,都需要找相關方面,要備案要注冊要考試等,這些是好的,大家不反對。關鍵是要有一個度,如果認定這個行業是好的,在大方向上應該給予支持。每個行業發展都有問題,如果盯著問題不看到成績,對整個行業發展是不利的。

唯恐落后,現在投資也一樣,大家都是超前看。有些項目研究可以研究,但投資過于超前,在這行不一定獲得成功,因為基金都是有周期、有期限的。如果明明只是“3+2”五年期的基金,投的項目五年中間卻看不到成果,有什么意思?比如無人駕駛項目,不但要技術研發的進步,還需要交通法規的修改,現在每天都有人跟你講很多故事,但要想想在投資方面能不能接受。


NBD:募資難最近成為了一個熱點話題,不少PE/VC紛紛感慨市場上錢不好找,也感慨到了寒冬,這要如何看待?

闞治東:募資難是對投資行業的正面宣傳不夠,這個行業是負面報道多于正面報道。老百姓經常看到行業內這個騙子、那個騙子,還敢把錢投進來嗎?實際上基金業協會備案的上萬家企業,私募基金規模12萬億元,其中真正掛著羊頭賣狗肉的,畢竟是少數。

對于出現的問題,還是要客觀地分析。私募基金募資人數有上限,這個就不能“踩”;另外投資到企業的錢是不是投資去了,如果投資了,不是改變用途自己揮霍,這應該認定就是投資。應該多正面宣傳這個行業,恢復它在社會上應有的誠信,還要宣傳投資就是有風險,風險投資就是有失敗率,大家不能忍受失敗,那就千萬別進這個行業。



本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作者:冷輝


匯富動態|《每日經濟新聞》專訪——闞治東

“我的四十年金融生涯可以簡短地用三個‘三’概括:三家銀行、三家證券公司、三家投資公司。分別是人民銀行、工商銀行、平安銀行(彼時為深圳發展銀行),申銀證券、申銀萬國證券、南方證券,上海工行信托投資公司、深圳市創新科技投資有限公司(深創投前身)以及目前的東方匯富。”


日,在出席第六屆上交會CSITF資本嘉年華活動時,東方匯富董事長闞治東如此總結自己的人生履歷作為中國證券市場及中國創業投資行業的開拓者,闞治東素有“證券教父”之稱,也有諸多殊榮和頭銜在身,曾領導團隊在中國證券金融領域創造了許多個“第一”:第一個A股發行、B股發行,第一個證券營業部、證券研究所,第一個股票指數等。2005年,闞治東創辦了東方匯富,目前東方匯富管理資產規模逾300億元。


在上述活動當天,闞治東接受了《每日經濟新聞》(以下簡稱NBD)記者的專訪,分享了他對于當下國內多層次資本市場、投資行業的真知灼見。




獨角獸不會導致一級市場分化



NBD:獨角獸相關的話題近期持續保持熱度,A股也向獨角獸開放了大門。這是否會導致投資人對獨角獸趨之若鶩,而拋棄一些中小體量的項目,從而令一級市場進一步分化?

闞治東:大家的眼睛都盯著獨角獸,把一般的企業或其他還是值得關注的企業就都忽略了,我不認為會這樣。獨角獸要看是哪個角度的獨角獸,是中國的獨角獸,上海的獨角獸,還是浦東新區的獨角獸,這些概念是不一樣的。如果大家都尋找本地區的、獨特的、成長性好的企業,可能歸納起來就能容納整體。所以,我不認為關注了獨角獸就忽略了其他。

在我們這么多年的投資生涯里面,一個行業會冒出個別帶頭的、好的企業,但并非都是這樣的,往往是出來一批,競爭過程中有的企業脫穎而出,有的相對就發展差一點。從投資者角度,我們關注獨角獸是關注和它相關的整個行業的發展。

過去投資企業都說是“千百十一”,看了一千個項目,去做盡職調查一百個,只有十個項目上了投委會,最后可能只有一兩個項目投資決策過會了,實際上是這樣一個狀況。


NBD:人工智能、智能投顧等新型產業如火如荼,金融行業乃至一些線下超市便利店的很多人工崗位被取代,您對這些產業如何看待?

闞治東:投資智能化產業、人工智能,包括一些共享單車、無人商店,我認為一些探索要獲得真正的成功,任重道遠。做這些東西不是一廂情愿的,是根據整個社會發展情況,人們整體意識的情況,決定最后到底好還是壞。我對這些行業還是謹慎看待。

金融行業的智能化、銀行柜面工作人員越來越少,這個是大的趨勢。也有一些區塊鏈等行業,以及比特幣等數字貨幣,這些在發展的時候一定要了解本國的經營管理政策。如果盲目發展,可能走到最后也會被規整。



實行注冊制并不是誰想進就進



NBD:目前A股對中小企業IPO相對趨緊,IPO上市發行節奏也放緩。這對于投資機構會產生什么影響,是否會導致一些項目退出難?

治東:這是不同階段的不同話題,IPO曾經由于股市市場行情不好,暫停過,如今,基本上就沒停過。和以前對比,這一階段投資退出渠道還敞開著,前面有的時候渠道不開、都是關著的。

最近,市場又回到3000點左右,節奏把控上可能會出現一點放慢的過程,但我不認為這個節奏放慢就是長時間的。

從投資角度,我們當然希望這個渠道始終敞開,始終每年保持一定的量,讓排隊企業看得到希望。當然這是我們一方面的想法,監管部門可能考慮問題更周到一點。


NBD:對于當前A股的發審制度您怎么看,如何看待IPO發審趨勢的不斷變化?

闞治東:這是目前的審核制到注冊制的問題。現在對注冊制,大家都好像有點恐懼,認為一旦實行注冊制,兩個交易所上市的大門完全敞開了,就像新三板一樣,轉眼就到了過萬家,最后這個市場根本沒人關注。

實際上,這種觀點我不認為是正確的。某種意義上我還是贊同注冊制的,實行注冊制不是敞開大門,誰想進就進。如果企業到香港掛牌去,香港也不是沒有審核,企業需要提交材料,保薦商遞交材料,最后查看審核材料、提出問題、聆訊,經過一系列流程最后掛牌。一個企業上市,必然還要經過會計師、律師、保薦商以及交易所審核部門的審核。

注冊制不是徹底把大門打開,注冊制和今天我們所理解的審核制,實際上無非就是把由證監會組織部門來審核兩個交易所掛牌企業,改成上交所、深交所自己去審,去決定哪家企業能掛牌、哪家企業不掛牌。關于注冊制還是要多做一些解釋。

反過來,注冊制可能還會帶來一個好處,因為企業可以自主選擇在上交所或深交所上市,這種選擇不像今天的主板、中小板、創業板分工這么明確。


NBD:A股IPO節奏放緩、新三板也不盡如人意,一些掛牌企業轉而選擇港股等資本市場,您對此有什么建議?

闞治東:很多企業也經常來找我談話,說到底是美股上市好,還是港股或者A股上市好。我說毫無疑問,在內地能上市,肯定還是內地最好。在內地上市,投資者對企業更了解,大家給企業的市盈倍數更高,到港股相對是不如的,跑到美股可能就更遠一點。當然很多企業是發展急需資金,而在A股排隊可能要排幾年,所以一些企業到港股到美股上市,也是一種選擇。



投資過于超前不一定獲得成功



NBD:唯恐落后于人、落后于時代的“焦慮感”近年來成為了熱門話題,投資機構的焦慮是什么,如何緩解?

闞治東:投資機構的焦慮是行業角度的,這行既有熊市牛市,也有冬天有春天。那么現在是什么樣的?行業的從業者會有感覺,好像不是大家想象那樣:到什么地方都得到滿腔熱情的支持。現在注冊基金公司、投資公司,都需要找相關方面,要備案要注冊要考試等,這些是好的,大家不反對。關鍵是要有一個度,如果認定這個行業是好的,在大方向上應該給予支持。每個行業發展都有問題,如果盯著問題不看到成績,對整個行業發展是不利的。

唯恐落后,現在投資也一樣,大家都是超前看。有些項目研究可以研究,但投資過于超前,在這行不一定獲得成功,因為基金都是有周期、有期限的。如果明明只是“3+2”五年期的基金,投的項目五年中間卻看不到成果,有什么意思?比如無人駕駛項目,不但要技術研發的進步,還需要交通法規的修改,現在每天都有人跟你講很多故事,但要想想在投資方面能不能接受。


NBD:募資難最近成為了一個熱點話題,不少PE/VC紛紛感慨市場上錢不好找,也感慨到了寒冬,這要如何看待?

闞治東:募資難是對投資行業的正面宣傳不夠,這個行業是負面報道多于正面報道。老百姓經常看到行業內這個騙子、那個騙子,還敢把錢投進來嗎?實際上基金業協會備案的上萬家企業,私募基金規模12萬億元,其中真正掛著羊頭賣狗肉的,畢竟是少數。

對于出現的問題,還是要客觀地分析。私募基金募資人數有上限,這個就不能“踩”;另外投資到企業的錢是不是投資去了,如果投資了,不是改變用途自己揮霍,這應該認定就是投資。應該多正面宣傳這個行業,恢復它在社會上應有的誠信,還要宣傳投資就是有風險,風險投資就是有失敗率,大家不能忍受失敗,那就千萬別進這個行業。



本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作者:冷輝


生肖特码资料